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扬法师的博客

一个坚毅的奋斗者,一个执着的求学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文学硕士,研究文艺学、文献学多个方向,有论文见于各大学学刊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我与梁山伯  

2011-11-01 10:22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文·山里

山里,曾做过中学语文教师,后练习写作,发表的习作有《猴变》、《东拉西扯说水浒》、《杨桂花的青纱帐》、《蒹葭又苍苍》等,散见于名不见经传的小刊物。

梁山伯走了,匆匆忙忙地走了,那天上午我又去外面找吃的,直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时,他人已不在了,只有他还没有收拾完的东西放在那里,,我心里蓦地一下变得很空,随手拿起一本他常翻看的书,书页沙沙作响,心却不在这里,一时不知做些什么,就踱回屋里,坐在桌前发呆……

梁山伯是我相邻宿舍的一位挚友,我们认识时间很短,就无话不谈了,记得那是去年夏天的一个下午,他拎着几只箱子搬到了我隔壁,刚来时,我们并不熟识,我只看他在忙着安放东西,最多的是书,他把它们整齐地放在书架上,又把次序理了理,然后才擦把汗坐下来,和我们说话,是一个极爽快而真诚的人,我惊奇地发现,他的眼睛黑亮亮地,充满了光彩,语言不能表达的意思,他的眼睛能够真切地表达出来。他说话带着好听的陕西口音,质朴而不重浊,我仿佛遇到他乡故知一般,实际上我的老家在距离岐山很远的鲁西北,这遥远的距离后来证明根本不能成为我们交流的阻碍,我们很快成为了好朋友,虽然他比我小很多。

每天的晚上,我们都睡得很晚,倦了的时候,我们几个人会找到一起说说话,而梁山伯和我特别谈得来,我们的话题很多,从前代文人的史实到今人的行迹,从社会到文学,他谈锋甚健,极富思辨色彩,语言象一股澄澈的溪流,他思维之活跃让我感到惊异,我想起古人“抱琴开野室,把酒对情人”的诗句,他或许就是我倾榼相对的情人吧!我们都觉得很投缘,谈话的机会就多了起来。伙伴们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把我们俩叫做梁祝,我们听了只是一笑置之,我知道,山伯和我看法一样,心里是对这个评价首肯的。

我们的生活是匆忙的,每天能够呆在一块的时间也只有晚上。我因为常常纠结于归去来兮的情绪中,忙着为哺穈的病妻弱子到处奔走,有时在外边中了好汉的绊索,或者被无名的大棒打伤,听到最多的是他的劝解。人世间本来没有什么太大的事,一切都可以虚无,但这份真情是不能被虚无掉的!至少,在我的心里始终是沉甸甸地,沉甸甸地,压得心里出了许多的汗。山伯也有许多的未能实现的愿望,和一些想做而未做的事,我知道的。我只能劝他慢慢来,而他也是很看重我的话,这我也知道。

他比我小许多,却在生活上很照顾我,亲切的样子很像我邻家小弟,许多的小事总让人心里暖暖的,现在想起来,却又有点酸酸的、淡淡的忧伤。山伯与英台读书倦时举目相对,又低头莞尔的情景我们也有。或许多年以后会成为我们共同的回忆吧!现在他走了,但我没有十八相送,我知道他是进京赶考,祝福他能顺利!一定的,他很优秀,我知道!他的气息还长时间地弥漫在这间屋子里,那爽朗的笑声好像还在树杪林梢回荡,他或许就在楼下举着羽毛球拍高声叫我,“英台兄,下来放松一下”, 打开阳台上的门,急切地向楼下张望,却不见他的影子,只有青青的玉兰树伫立在那里,还有飒飒的清风……

电话乐铃响起来了,是梁山伯,我听到他在噪杂的车上给我打电话,他说走时没有见到我,我竟一时不知说些什么,只让他多多保重,我们仿佛都有许多话要说,却都没有说,简短的通话,我只听到他大声地说再见,是的,我们会很快再见的!

别了,山伯!英台会想你的!

2011年6月16日于相山孤峰之下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